二八杠牌九麻将
這顆“搖錢樹”怎么了?
2017-07-03    點擊:

眼下正值春耕備耕時節,如何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改革,是當下各地現代農業發展的最緊迫命題。而在臨安,山核桃產業正在經歷著這樣一場因過度經營引發的產業之痛,核桃樹一個山頭一個山頭地成片枯死。是誰動搖了這棵“搖錢樹”的根基?且看本報記者深入山鄉發回的一組臨安山核桃產業現狀調查。相信通過對臨安山核桃發展面臨的困惑、糾結的剖析,有助于我們深化對農業供給側改革的認識,幫助浙江農業實現綠色發展的新突破。

種了大半輩子山核桃,臨安農戶帥小廣怎么也沒想到,“勤快”反倒成了毛病。

去年冬天,帥小廣的山核桃林一下子又枯死了幾十棵,而且無一例外都是因為得了一種叫根腐病的病癥。其實,不單是帥小廣家,臨安許多農戶都正被這種山核桃樹病害所困擾。它就像是山核桃樹的“非典”,僅去年,島石鎮已有一兩成山核桃樹因此枯死,至今當地依然沒有找到一個能根治這種病害的良方。

更讓人不解的是,那些農戶常年在外務工、平時不怎么施肥除草的山核桃林卻很少發病,有的甚至“毫發無傷”。

初春時節,往年這時,帥小廣一早便上山給山核桃林打除草劑、施化肥了??上衷?,他有些不知所措:去施化肥,怕太“勤快”了,樹反倒越死越多;不施化肥,又擔心影響收成。

山林病害突暴發

臨安昌島山核桃專業合作社聯合社社長吳向陽算是最早發現根腐病的林農之一。4年前,他的林地里,一棵有著幾十年樹齡的大樹突然“暴斃”。短短一個星期,整棵樹的葉子都紅了。

最初,吳向陽并沒有在意,“只當是這棵樹有了什么蟲害”。不曾想,轉過年來,類似的情況開始在整個林地里蔓延開來。東幾棵、西幾棵,頻頻有山核桃樹死亡。

這下,吳向陽慌了神。他四下一打聽才知道,原來不止自己一家有這種情況。村里、鎮上,甚至全縣各地都有山核桃樹突然枯死。有的是才種下沒幾年的新樹,有的則是盛產期的老樹。

吳向陽他們把枯死的樹挖起來,查看原因。一鋤頭下去,吳向陽發現了其中的蹊蹺:原本隨處可見的、棉絮似的毛細根都不見了。即便是有個別毛細根,也不像原來那么有韌性,一捏就斷。

大伙這才知道,這些枯樹的樹根原來一早就腐爛了,于是把這種病害稱為“根腐病”。病癥清楚了,可對于病根,村民們依然找不到頭緒。

根腐病卻像著了魔一樣,在島石鎮、甚至整個臨安的山核桃林中肆虐,樹成片地枯死。更讓人心憂的是,發過病的林地,即便挖掉病樹,重新栽種上山核桃樹樹苗,也一樣無法存活。

這時,臨安市林業科技推廣總站農技人員丁立忠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越是平時施肥勤、用除草劑多的林地,越是發病多;而那些農戶在外打工、平時無人照看的山核桃林卻很少發病。

丁立忠猜測:問題會不會就在化肥和除草劑上。于是,他對發病的山核桃林進行土壤取樣,拿回實驗室測土?!安懷鲆飭?,土壤呈酸性,含有大量對山核桃樹根系破壞嚴重的鋁離子?!彼治齙?,

這與農民連年使用化肥、除草劑有很大關系。

過度經營埋病根

面對丁立忠的判斷,不少林農起初并不買賬,質疑聲不少?!罷獠≡趺茨芩閽諢釋飛??”“用化肥還有錯?”“不用化肥,哪里來的高產?”

“大家習慣了用化肥來催生高產、用農藥除草,都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貝蠡Х接衿餃聰嘈哦×⒅業幕?,要把這個祖宗留下來的產業做下去,就得改變這種觀念。

“其實過去山核桃樹都是野生的,產量多少就是靠天?!狽接衿交匾淶?,大概十來年前,當地開始有村民用化肥來增產。這化肥一施下去,效果真是明顯。頭兩年,增產特別明顯,有的樹產量從最初的四五十斤一下增加到了七八十斤。

于是,林農們紛紛跟風,用的肥也越來越多;再后來,為了節省人力成本,林農們又把傳統的人工除草改為噴除草劑?!熬湍敲賜厴弦慌?,雜草全死光了?!狽接衿剿?,看起來,省時又省錢,其實對土壤破壞很大。

山核桃樹就像是搖錢樹,林農們使勁地搖,想搖下更多錢來。過去,山核桃林產量有大小年之分,一年產量高,一年產量低。用了化肥以后,山核桃樹連年高產,大小年的差別越來越小。農民收入節節攀升,但林地卻沒了休養的間隙。

在粗放式的過度經營下,林地土壤退化已成為不爭的事實。丁立忠對臨安多地山核桃林土壤的取樣測土,結果顯示:因常年使用除草劑,過量使用化肥,臨安不少山核桃林的土壤酸化現象嚴重,出現了土壤板結、肥力下降、土壤生態失衡等種種問題。

枯死的山核桃樹越來越多,村民們這才漸漸相信,“大概真是土地出了問題”。島石鎮島石村農民方明華就是在吃足了苦頭之后才相信,“丁立忠的話大概是八九不離十了”。

71598117-02f7-4892-a576-3f28e3ff215a.png

方明華有兩片山核桃林,一片地處陡坡,因上山作業不易,他一直都是面撒化肥,除草也全靠除草劑;而另一片山核桃林在山腳下,地面平整,方便作業,于是他從來不用除草劑,用肥也格外講究,控制化肥用量,有時候還施些農家肥。

這兩年,山上那片山核桃林陸陸續續患上根腐病枯死了近三成,而山下的那片山林“好好的,啥事也沒有”。

和每一位臨安林農一樣,方明華如今很著急:到底該怎么辦,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它一片片都枯死吧?

治病救樹難在哪

病根找到了,可治病卻并不容易?!盎指匆丫黃蘋盜說耐寥佬枰桓齪艸さ鬧芷??!倍×⒅宜?,即便是林農們積極配合,往少了說,就得好幾年。

可事實上,臨安山核桃都是一家一戶的小農模式,經營分散、規模小,也妨礙了治根腐病。

“改善土壤,測土配方是第一步,可要做好這一點任務很艱巨?!倍×⒅宜?,過去他們雖然也做了很多測土配方的工作,但大多都是以區域為單位進行測土。

可在山核桃林里,幾乎每一戶林農的經營方式都各不相同,土壤中各種元素的成分也不同。只有對每一塊不同的林地都細致地測土,清晰掌握每一畝土壤的成分結構,才能開出有針對性的“良方”。

“單單這一項,難度就著實不小?!倍×⒅宜?,這需要相關部門成立專門項目,給予足夠的財政支持,培育一大批能夠打通治病“最后一公里”的農技人員。

更讓丁立忠心急的是:雖說許多農民已經知道了病因,可真要他們不用除草劑,減少使用化肥,不少人還是不愿意。

說到底,不少農民還是盯著眼前的那點利益。丁立忠舉例道:不用除草劑就意味著要雇人手工除草,而現在人力成本越來越高,雇工人工除草一天就要300元;少用化肥,就很可能減產,若是再趕上小年就幾乎沒什么賺頭。

“所以,許多農戶知道歸知道,可真到了實際生產中,還是難以完全按照農技專家的指導來操作?!倍×⒅矣行┪弈?。

(翁杰、韓江、郭靖)

轉自《浙江日報》2017年4月19日第10版

//zjrb.zjol.com.cn/html/2017-04/19/content_3048042.htm?div=-1